无障碍阅读
新闻热线:0512-69150948 爆料QQ:69150948
所在位置: 主页 > 娱乐 >
一直走在浪尖的那英

在刚结束不久的《乘风破浪的姐姐》第二季中,那英最后以第一名的成绩“成团出道”。


而当晚最令我感动的一幕,是那英和梁博在舞台上合作演唱《出现又离开》的画面,霎时百感交集。

这首歌有着经典华语情歌的旋律气质,点到为止,在恰当的留白中涌出深浅意蕴,无需太多华丽的词藻铺垫、情绪渲染,也能表达出温柔、迷离又惆怅的气质。那英的声音本就有着诚挚的暖意和沧桑的力度,同样追求一种质朴、叙事化的情感表达,演绎起来竟是如此熨贴。


在这一季浪姐的初舞台上,那英演唱的也是这首歌。当时的她一个人站在舞台上,更多的是细腻。到了成团夜,在身后这么多伙伴的帮衬下,更多是一种与知己共唱的动人。这个版本在音乐上如此完整,请到了恭硕良打鼓,梁博和乐队成员为那英和音,在全编制的配合演绎下获得了令人感动的宽度。

9年前,梁博初登大众舞台,是那英为他转身;9年后,那英参加节目再次“成团出道”,梁博为她和音,像一场跨越时空的彼此呼应。

那英和梁博的师徒情谊

时间拨回到2012年,那个大街小巷都在议论《中国好声音》的夏天。那正是音乐综艺在上个十年兴起之时,新奇的转椅盲选模式打破了以往的歌唱比赛和选秀模式,成为当时的娱乐焦点。


那英是这个节目的首发导师。当时的她早已功成名就,千禧年前后一众经典专辑的发行,奠定了她在两岸三地的天后地位。而担任综艺导师,于她而言又是新的挑战。

这一参加,她就带出了一个冠军——梁博。


比起在盲选阶段就话题十足的吴莫愁、袁娅维、吉克隽逸、金池、平安等人,梁博在起初并没有什么存在感,但那英在过程中从未以话题度、人气等标准来衡量梁博,而是不断地给他机会,去实现自己想要的音乐。

之后的梁博也不断地强调,是那英把他带出来了,给了他继续唱歌的机会。


那英自己认为,是参加好声音的经历,成就了她在音乐方面更多方面的饱满。她说,是这个节目让她发现,她除了唱歌之外,还能挖掘和发现别人,让自己为乐坛尽一份力。


最后,那英帮助梁博一路走到了冠军的位置,梁博是冠军,那英是冠军导师。她爱才、惜才。从最初她就信任着梁博,“我第一次为你转身,太值了”。


在现象级爆红音综里斩获冠军,本可四处商演、赚得盆满钵满,但梁博偏偏回到了故乡,开始沉淀,自己搞创作,比起那些出入花团锦簇的选秀冠军们,梁博低调得夸张。

而后,作为《歌手2017》踢馆歌手登场的他并未踢馆成功,最终加上复活赛只留下了三首作品。但仅仅三首作品,却让观众们记住了他。《灵魂歌手》《男孩》《日落大道》,从创作到演唱的气质与格调,都和五年前那个在好声音舞台上唱翻唱的人不可同日而语。


而梁博自言,他当时最自豪的事情,就是自己在《歌手》上的表演播出后,收到了那英的鼓励——“我哭了。从此以后,你要做你自己想做的事情,以后放手去做你所有的事情”。

后来那英在一次节目录制讲到印象最深刻的学员时,梁博的意外现身,也让观众多年后再次感慨音乐贵在遇知己。


这种师徒之间的彼此认可、彼此鼓励,最后让他们成为了彼此的光。

那英的“三次出道”

不仅此次前来助阵的梁博,那英在担任《中国好声音》期间为华语乐坛发掘并培养了张碧晨、周深等中坚力量。


而作为一名歌手,那英在行业内也是经历了“三次出道”,一直处于浪尖。

第一次出道,是1988年。以翻唱苏芮进入乐坛,凭借《山不转水转》、登上春节联欢晚会、演唱电视剧主题曲等经历,成为了一名在内地知名的晚会歌手。

第二次出道,是1994年。她签约了福茂,开始发行个人专辑,成为一名唱片歌手,在福茂发行的《白天不懂夜的黑》等歌曲称得上风靡至今。但她的事业最大的转机发生在1998年。当时的她签约了EMI百代唱片,发行了第三张个人专辑《征服》,就此彻底打开了她在两岸三地的知名度。


《征服》是那英最具代表性的作品之一,她坦率、洒脱的声音表达赋予了传统的苦情歌特别的情绪厚度,在当时的一众以婉约为主流的女歌手中脱颖而出。

这张专辑在第10届金曲奖中提名了最佳国语女演唱人、最佳作词人、最佳作曲人(两位)共四个奖项。

过硬的作品和鲜明的人格特质让《征服》取得了口碑和商业上的巨大成功,那英以此奠定了歌坛天后的基础,成为那个年代少有的在两岸三地都具备极大影响力的内地歌手。

随后于2000年发行的《心酸的浪漫》更是让她一举加冕。这张专辑在第12届金曲奖创下大陆女歌手首次也是迄今唯一一次夺下金曲歌后奖座的记录。同时,那英还凭借亲自填词的同名主打《心酸的浪漫》获得了最佳作词人奖。


那英靠着千禧前后的活跃,一举站在了歌坛天后的高位,成为了影响一个时代的声音,在全球范围内的数百场个人演唱会就足以证明。


第三次出道,就是这一次浪姐的“C位成团出道”。

2002年的《如今》之后,那英的发片节奏放缓。再次“为自己而战”,就是这一次参加《乘风破浪的姐姐》。

以那英的歌坛地位,本不必参加这样的综艺来证明自己,但她却带着自我挑战的勇气来了,尝试了许多自己起初并不擅长的舞蹈、唱跳。


她自言,整整四个半月,“就像重新活了一次”。节目播出以来,她的出现有笑点也有泪点,“你们谁呀”“跳大神般的舞姿”“我不学了,来不及了”是难以设计的真实,而她一次次在舞台上的真情流露,也是难以设计的真挚。

在节目中她留下了许多高光时刻。一到唱歌的部分,她就是焦点,《达尔文》《逆光》《如燕》等曲目中,她标志性的音色一出现,就能让歌曲的情感丰满起来,盖上专属于她的标签。


舞蹈方面,尽管肢体的协调绝非一日之功,但就连高空丝带舞这样高难度的表演,她都没有退缩。


她对自己说,“你还得是那个那英,真诚和坚持最重要”。

除了对自己的要求之外,在与其他人的沟通中,她也在不断地交流、吸收。

她说,作为歌手,其实大部分时候大家都是很孤独的,不像演员们常常泡在一个剧组里同吃同住,歌手们常常就是后台打个照面,很少有深入交流的机会。而这四个半月的集体生活、密集的舞台训练、演出,让她觉得“值了”,接触到了新的事物,发现了自己新的可能。


这也是这个节目最初的立意。节目在第一季的开篇里曾说道,“三十岁以后,所有的可能性不断褪却,却还可以越过时间、越过自己”,那英在这一季的过程中,就可以说是“越过了自己”。

过去的几十年来,她都自认是个“只会唱歌”的人,甚至是个没有太多集体生活经验的人。但在与一众优秀歌手、演员的交流中,她爆发出了以往难以被看到的潜力。


不擅长,却依然在挑战;没经历过,却依然用百分力去经历。

结语

那英说过,这个行业红真不算本事,走得远才算真本事。

在歌坛浮沉三十余年至今,我们会发现,每个阶段的她都有新面貌。从晚会歌手、流行歌手、好声音导师到如今的浪姐,每个阶段的她都走在当时的潮流前端。

更难的是,始终保持创造力和想象力。作为一个靠天后级实力走到今天的人,她依旧立足于音乐本身,保持着对歌唱的热爱和追求,以开放的心态迎接着挑战。

从她近期的长文可以看到,关于未来成团的计划,她已经有了诸多想象——巡回演出、音乐寻访、支教、融合、帮助女性……在现有的乐坛地位之下,她没有把这个节目当做玩票,甚至屡次表示,会拿出大量时间投入在团队的活动中,保持着对自己的突破。

她这个十年的精彩,才刚刚开始。

来源: 娱乐  作者:石野
TAG标签: 浪尖的,那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