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阅读
新闻热线:0512-69150948 爆料QQ:69150948
所在位置: 主页 > 校园 >
孔子和释迦摩尼为啥都避而不谈“生死”?天机不可泄露有道理吗?

叔本华曾有一言:人是一根会思考的芦苇。不断地探索和追寻真相,才能扭转劣势,重新引领时代步入正轨。这一过程不仅创造了诸多变革,也催生出数位智慧先贤,为整个人类群体供理论或技术上的支持。

千百年来,人类的思想史从古希腊对世界本质的探讨,到中世纪经院哲学对形而上学的迷恋,再到工业革命后经验主义和辩证唯物主义的发展,实质上是一个理智化的过程,但依然无法否认,未知的事物依旧吸引着我们,渴求一个准确的答案。

然而,令人讶异的是,面对生死,鬼神这些重大问题,大部分智者都选择三缄其口,哪怕是公认的对世界影响最大的两大哲学家“至圣”孔子和佛陀释迦牟尼,他们也都选择对此话题避而不谈。这究竟是为什么呢?


实际上,作为博古通今的智者,两位并非完全不涉及这些话题,只是他们的关注点都不局限于虚无缥缈的事物,而是更加偏向实际价值。再加上他们身处落后的时代,对鬼神的敬重早已深深根植,因此鬼神之论少而又少并不奇怪。但是在面对生死和道的问题上,两人回避的态度如出一辙,个中原因,让我来为你一一解惑。释迦牟尼:生生死死,如旋火轮

佛道讲求诸法空相,缘起缘灭,皆在一念之间。只要灵魂轮回,肉身的消亡便不算真正的死,反而寓意着超脱万物的生。因此在人的生命之中,生与死的界限是十分薄弱的。

释迦牟尼佛不着重于生死的探讨,是因为他更注重这两者的转化。出身贵族的他很早就意识到世间充满避无可避的苦难:病痛,仇恨,爱欲,别离……人仿佛从出生开始便是一场漫漫无期的修行,只不过有的人选择默默承受,有的人则耽溺享乐放纵自我。那么,难道真的没有其他的方式规避苦痛了吗?


为了得到一个答案,释迦牟尼毅然地告别贵族生活和新婚妻子,选择出家为僧。最初的他执迷于肉身苦行,即折磨身体来达到精神的超越,但这样极端的方式并没有为他带来顿悟,反而极度损伤了他的健康,最终他选择了放弃,转而另寻出路。

在传说中,释迦牟尼成佛的版本多种多样,但在参悟了“四谛”和“十二因缘”后,他的确看清了世间运转的本质和苦难的终结——凡所有相,皆为虚妄。凡见诸相非相,则见如来。生与死不过是水中月镜中花,而眼前的苦痛才是亟待解决的问题。面对人世间种种,只有参透世俗而超脱之上的人,才能在循环往复里,找到轮回的出路,获得真正的自由和永恒的生命。


孔子:未能知生,安能知死?

孔子作为春秋时期的儒学第一人,他的学说为顺应时代潮流而更偏向世俗道德和君主统治,因此无可避免地敬重鬼神和天道,不敢多加妄言。“子不语怪力乱神” “敬鬼神而远之”,从这些语录中,他对神鬼的谨慎态度可见一斑。

同样,在谈及生死等问题时,他的态度也十分含糊。爱徒季路曾问及鬼怪与生死,孔子没有正面回答,反而还是带着批评的态度回应:“未知生,焉知死?未能事人,焉能事鬼?”


不了解眼前的生,如何明白身后的死?连人都无法好好侍奉,又怎么去敬重鬼神呢?

显然孔子认为形而上学的唯心话题毫无价值,也不希望自己的徒弟过多沉迷于无形之物的探讨,而是要把眼光放到更实际的东西上。 这一点和孔子处事的方式不谋而合,在那个礼崩乐坏的时代,他所期冀的是改变这样惨淡的局面,为国家贡献力量。

虽然在他的诸多事迹中,他的态度前后不一,时而赞赏“风乎舞雩,咏而归”,时而辗转各国,谋求高位,但有一点是可以确定的:孔子是一个实际的智者,在他眼里,国家的兴亡,时代的兴衰比那些看不见摸不着的玄妙更为重要。


命中因果循环,天机不可泄露

除了时代的局限之外,孔子和释迦牟尼的涉及天道的学说都显露出鲜明的宿命论色彩。在二人眼中,天命是主宰一切的标尺,人类的祸福旦夕都被天命所掌控,非人力而不可违。孔子的天命之畏,释迦牟尼的因果律,两者不过是在阐明,兜兜转转我们终究逃不开这天道轮回,冥冥之中有一张网围困着人类,我们只能在其中任凭命运之手的摆布。

古人常言:“天机不可泄露。” 之所以这么说,是因为的确无人参透生命的走向,哪怕伟大如孔子,超脱如佛陀,也不敢在未知面前班门弄斧。可是,避开不等于臣服,即便知晓了在我们之上的确还有更高位的存在,这也不意味着我们就偃旗息鼓了。


加缪说:“人们总是很清楚自己周围有一堵很高的围墙,但也仅仅是知道这么一个无用的真相罢了。“ 如果什么都不去改变,哪怕对整个世界都看得分明,那也只是在迷雾中前行。

个人认为,两位圣贤之所以不怎热衷这些“无“,除了他们思想的现实性外,或许更多的还是一种讳莫如深。并非什么东西都弄清楚了才是最好的,在未知的余荫下,我们的生命将藉由它们收获新的意义,这也是神学和各类宗教仍旧存在于世的理由。

生生死死,魑魅魍魉,离我们何其遥远,却又好像格外接近。在现今这个信息爆炸,文明多样的世界,我们比任何时候都接近真实,却也活得格外劳累。马克斯.韦伯曾说:” 我们这个时代,因为它所独有的理性化和理智化,最主要的东西已被袪没,而它的命运便是,那些终极的、最高贵的价值,已从公共生活中销声匿迹。“


纯粹的理智助长科学的发展,却在同时压缩了精神的快乐,因为一旦未知全无,在逻辑上我们便落入”人生无意义“的断崖口。因此,或许要感谢这些虚妄之物,它们的存在让我们时刻保持对世界的好奇,为了得到答案而不断前进,从这一层面来说,圣贤的避而不谈是极有深意的。

然而,为生命祝圣的方式不是叫我们胡思乱想,为了这些东西搞得人不人鬼不鬼。好好的生活,着眼于现在,用双手解开谜团,用劳动创造价值,这才是人生完满的真谛。

来源: 戏曲  作者:石野
TAG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