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阅读
新闻热线:0512-69150948 爆料QQ:69150948
所在位置: 主页 > 品牌电台 >
她是中山先生的发妻,离婚后她在澳门定居,1952年去世

卢慕贞是中山先生的发妻,离婚后,她在澳门定居,1952年去世,活了85岁。


卢慕贞是香山县(后改名中山县)上恭都外茔乡人,生于1867年7月30日。她的父亲是卢耀显。卢耀显早年曾在夏威夷檀香山经商,家境富裕。后来,卢耀显病逝了,家境转衰。卢慕贞是卢耀显的长女。上恭都外茔乡距中山先生的家乡翠亨村很近,只有有几里地。

卢慕贞自小聪明好学,心灵手巧,擅女红(针线、纺织、刺绣、缝纫)。长大后,卢慕贞虽肤色较黑,相貌平平,但她淳朴善良,以孝敬贤淑,而远近闻名。

在封建社会,婚姻制度讲究“父母之命、媒妁之言”。

经人介绍后,1885年,卢慕贞与中山先生订了亲,不久就结婚了,婚礼办得很热闹。


卢慕贞勤劳善良、贤惠孝顺、勤俭持家。中山先生在外奔波,每次回家,总会有一套新衣服、新鞋袜,那是卢慕贞多日熬夜、千针万线为丈夫缝制的。中山先生的母亲杨太夫人身上的穿戴都出于卢慕贞之手。中山先生的父亲孙达成病重时,卢慕贞在其病榻前彻夜守护,寸步不离,亲自侍奉汤药。

卢慕贞与中山先生育有一子二女:长子孙科,长女孙娫,次女孙婉。

为了革命事业能成功,中山先生长年累月地在海内外奔走。而为了使丈夫减少家庭的后顾之忧,得以把精神集中到革命事业上,卢慕贞不仅承担养育儿女的责任,还承担了繁重的家务。她以这种方式来支持丈夫去实现伟大的革命抱负。

对于丈夫的事业,卢慕贞一直坚决支持,但她一直因自己文化不高,不能协助丈夫工作,长期不在他身边而感到难过。她多次说:“我文化程度低,从小缠脚,更不懂英文,先生的事一点也帮不了手。”后来,卢慕贞主动提出中山先生可以找一位有才有识的女子为伴,做“侧室”。但中山先生拒绝了。


辛亥革命成功后,1912年元旦,中山先生出任民国临时大总统。

一九一二年初,卢慕贞携女儿孙蜒、孙婉,侄女孙顺霞等人来到淞沪,转道去南京。

在淞沪,卢慕贞受到了沪军都督陈其美等人的热烈欢迎。大家称她为“民国之母”。

但卢慕贞是一个传统女子,她对于政事没兴趣,不愿意应酬于交际场合,她不稀罕、甚至有些讨厌“民国之母”这个称呼,她多次对陈其美等人说:“我平生最大的心愿就是能与丈夫家人一起过安稳的日子。”

卢慕贞抵达南京后,与中山先生共同生活了20多天。之后,由于时局的变化,她离开南京,返乡了。


物换星移,风云变幻。1915年,由于各种原因,中山先生决定与宋家二小姐结婚。

要与宋家二小姐结合,就必须办理符合法律的正式婚姻手续,就必须与卢慕贞解除婚约。于是,中山先生就给发妻写了封信,请求离婚。

对此,中山先生曾说:“卢夫人(卢慕贞)是我的结发之妻,是父母包办而娶,她给我生育了三个儿女,付出了辛劳,这是我永远不能忘记。但我为了中国革命,长期在外奔走,与卢夫人长期分居。加之,她保守,我反叛,性格兴趣不一致,我们徒有夫妻之名。”


中山先生派侍卫官郑卓陪同孙科回乡(翠亨村)向卢慕贞递交申明离婚理由的信及离婚协议。

郑卓硬着头皮把信及离婚协议交给了卢慕贞。卢慕贞很看完后,显得异常平静,她早已料到了会有这么一天,因为报纸上早就风风雨雨地宣传了。

卢慕贞问了一些情况后,她表示同意离婚,并一字一句说:“我理解先生。要以他的事业为重,他为革命奔走,身心交瘁,需要有人照顾他的生活起居。现在有人愿意照顾他的生活,且有助先生的革命活动,甚好。我愿意成全其好事。阿科,拿笔来,要新的!”

从儿子孙科手中接过毛笔,卢慕贞在信上写了一个“可”字。接着,她伸出右手大拇指,在离婚协议上盖下了手印。

卢慕贞深明大义、顾全大局的做法,让中山先生大为感动、十分感激,他向卢慕贞做出承诺:卢夫人永远是孙家的人;阿科(孙科)永远是她的儿子。

离婚后,卢慕贞带着女儿来到中国澳门定居,住在龙田村一号孙公馆。从此,她再没见到过中山先生


1925年3月12日,中山先生在北京逝世。

消息传来,卢慕贞悲痛万分。没人请她出席告别式,她就在家设灵堂,为先生服丧。

卢慕贞在中国澳门居住了近40年。1952年9月7日,卢慕贞在寓所逝世,享年85岁。

卢慕贞被安葬在澳门旧西洋坟场。1973年,卢慕贞墓迁至澳门氹仔岛孝思永远墓园。

来源: 影视  作者:石野
TAG标签: